星期四, 2月 22

热点推荐

《非你莫属》节目中火星时代王琦承诺杨斯涵底薪 违反的后果

《非你莫属》节目中火星时代王琦承诺杨斯涵底薪 违反的后果

热点推荐
杨斯涵参加电视招聘节目成功应聘到火星时代教育公司。 在电视求职节目中,杨斯涵和一家公司达成聘用意向,公司开出13000元的底薪给予杨斯涵销售运营总监助理的职位,公司随后给杨斯涵发了入职通知的电子邮件。 可杨斯涵提前到公司去办入职体检时,公司人力资源总监称工资有变动,底薪变为4000元,并于次日告知如不接受就不用来了。 非你莫属节目中火星时代王琦承诺的过程 在“20170611期”的节目中,主持人介绍杨斯涵上台,杨斯涵介绍了自己获得过的奖项,如国家级奖学金、全国3D动力设计大赛龙鼎奖等;还主要展示了学习能力、科研能力和组织能力。由于是机械工程硕士,所以杨斯涵当时主要想应聘研发岗,但是由于当天企业招研发岗位的少,杨斯涵就只能展示社会实践能力,比如销售技巧和应对服务人员的解决办法。在第一轮投票中,一共12盏灯,杨斯涵获得了11盏灯,顺利过关;第二轮面试官随机考察销售能力,让杨斯涵现场推销面膜,由于杨斯涵的出色表现,最后有3家企业为她留灯,暴风影音公司还为杨斯涵爆灯了(直接聘用),当时暴风影音给出的底薪是14000元,火星时代给的底薪是13000元。 杨斯涵最后选择火星时代公司,杨斯涵说:“我被火星时代公司老总王琦当时为人师表的感觉和亲和力打动了,就觉得他是一个信任我的老板,同时也是我值得去努力奋斗的动力。” 一、该底薪合理性 据智联招聘的调查报告,2017年北京北京平均薪酬高达9791元,理工类研究生工资水平也高于平均水平,可以将其13000元视作合理性底薪。 二、火星时代王琦是否具有要约资格 王琦在公开播出的电视节目里作出的“同意录用及13000元”的意思表示是“要约”,王琦身为为火星时代创始人、火星时代总裁,其是具有代表火星时代的资格的。 三、杨斯涵可以追求的赔偿 杨斯涵因为在2017年
张灿灿:在法律框架下构建良性师生关系

张灿灿:在法律框架下构建良性师生关系

热点推荐
近日,武汉理工大学研三学生陶某自杀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其家人爆料称他被导师王某逼迫喊“爸爸”,为其买饭打扫卫生,奖学金被要求捐赠研究所等等。因不堪控制,陶某于3月26日清晨跳楼身亡。校方回应,警方已排除他杀,校方已成立专班调查。王某于3月31日晚间发布声明,称其做法借鉴了“我国古代的入室弟子模式和英国剑桥的本科生导师制”,并暗示陶某有抑郁症,将“爸爸”称呼解释为“我们之间的独特语言系统”(4月1日《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等)。 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不论谁是谁非,都令人无限痛惜。即便导师针对舆论指责作出防卫性声明(这是他的权利),自己学生的离世,对导师而言,亦是巨大损失。如何避免或减少这样的悲剧?有意义的举措至少包括对如今导师与学生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进行反思,探讨构建良性师生关系的路径。 首先要明确的是,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古时讲究拜师学艺,师父认可,方能入门。师徒间是纯粹的私人契约关系,有明显的从属关系。时至今日,尊师重道的精神仍在代代传承,但调整师生关系的手段已由私人契约转变为以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等为支撑的法律规范。从法律维度出发,导师执教的权利得到法律认可,学生完成学业获得学位的权利同样得到法律明确。就职业道德而言,导师不能违背师德,公私不分,与学生进行超越正常师生关系的交往。由此,理性师生关系的构建已经开启。 然而,仅仅从道德层面规范师生关系还不够。导师与学生之间的法律关系依然有很大部分处于不明确状态:导师针对学生,哪些要求可以提,哪些要求不能提,界限在哪里?学生在读期间,尤其是研究生阶段,哪些是必须完成的,毕业标准是什么?应尽量明确。比如有的导师要求严格,要求学生必须在核心期刊上发表3篇论文,才有资格答辩,而学校给出的范围是2篇即可,这样的情况下,学生如何维权?再比如有的导师在学业上作出正常范围的严格要求,也会给个
姚明脸,葛优躺……滥用真人及截图“表情包”当心侵权!

姚明脸,葛优躺……滥用真人及截图“表情包”当心侵权!

热点推荐
继姚明脸、洪荒少女傅园慧、“葛优躺”等表情包之后,又有一些热点事件中的人物形象被制作成各类表情包,也在网络中瞬间铺天盖地,成为网民新宠。 然而,在这些司空见惯的现象背后,却隐藏着不得不重视的法律问题。那么,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会侵犯哪些权利?如何使用才合法呢? 擅用表情包做宣传或将侵犯肖像权 表情包以其超强的趣味性被网民推崇,形成一种独特的网络流行文化。其中,以公众人物或热点人物的肖像为基础制作的真人表情包尤其受网民的欢迎。 2016年底,演员葛优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将某旅游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因使用“葛优躺”照片造成的侵权损失,法院最终支持其诉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该条法律明确了侵犯肖像权的两个要素,一是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二是以营利为目的。因此,如果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用于营利,又未经肖像权人同意,比如商家擅自将表情包用于商品的宣传,无疑构成侵犯肖像权。 目前许多微信公众号也多在文章中配有真人表情包,以增加内容的吸引力。如果通过文章的广告或开通流量主等方式赚取收益,属于营利行为,未经肖像权人同意,将构成对肖像权的侵犯;如果网民在聊天或者朋友圈中自行制作、使用真人表情包,因缺少营利目的,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截图表情包或将侵犯著作权 表情包中有一类是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视频片段或截图,通常以明星为主体。 影视作品、综艺节目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其制作者和表演者依法享有著作权,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允许复制、发行、表演、放映等。因此,擅自使用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片段和截图制作表情包,将同时构成对制作方和演员著作权的侵犯。 如果是“为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不需要征得著作权人同
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洲涉性侵案 澳大利亚联邦刑法典关于性侵的相关量刑法条

高云翔与王晶在澳洲涉性侵案 澳大利亚联邦刑法典关于性侵的相关量刑法条

国际司法, 热点推荐
据媒体报道,演员高云翔 和一名35岁的男子王晶在悉尼涉嫌性侵被捕,报道称被性侵者是位36岁的女性,发生在当地时间周一,两人仍被警方控制中,案件将在6月重回法庭审理。据悉,高云翔和董璇主演的新剧26日刚在澳洲杀青,其本人还在当天晒出杀青照。 那么涉及性侵在澳大利亚是如何量刑的呢? 我们看最新修正的澳大利亚联邦刑法典(Criminal Code Ac),中关于性侵的表述, 268.14危害人类罪 - 强奸罪 (1)任何人(犯罪人)在下列情况下犯下罪行: (a)行为人未经该人同意而对另一人进行性侵犯;和 (b)肇事者知道或罔顾未经同意;和 (c)行为人的行为是故意或故意实施的,作为针对平民的广泛或系统攻击的一部分。 处罚:监禁25年。 (2)一个人(犯罪人)在下列情况下犯罪: (a)肇事者未经另一人同意,导致另一人对肇事者进行性侵犯;和 (b)肇事者知道或罔顾未经同意;和 (c)行为人的行为是故意或故意实施的,作为针对平民的广泛或系统攻击的一部分。 处罚:监禁25年。 (3)在本节中: 同意意味着自由和自愿的协议。 以下是一个人不同意某种行为的例子: (a)该人因武力或恐惧武力而向该人或其他人提交该行为; (b)该人因该人被非法拘留而提交该行为; (c)该人处于睡眠或昏迷状态,或因酗酒或其他药物而受到影响而无法同意; (d)该人无法理解该行为的基本性质; (e)该人误解该行为的基本性质(例如,该人误认为该行为是出于医疗或卫生目的); (f)该人因心理压迫或滥用权力而对该行为作出陈述; (g)由于犯罪者利用强制性环境而提交该人的行为。 (4)在本节中: 性侵入意味着: (a)任何人的身体的任何部分或该另一人操纵的任何物体渗透(在任何范围内)人的生殖器或肛门;要么 (b)透过他人的阴茎(任何程度)渗透人的嘴巴;要么 (c)
郑州万科广告侮辱女大学生 违反广告法条款及面临的处罚

郑州万科广告侮辱女大学生 违反广告法条款及面临的处罚

热点推荐
今日有网友发微博称:万科城做营销可以这么点名侮辱郑大学生吗?想要借势郑大的春光、郑大的樱花,却要用这么LOW的广告文案,为了博取众人眼球不惜砸了自己的品牌吗?还把这样的广告做到地铁上,是要让郑大学生都骂你们? 该微博配发了一张图片,图片文字为:“春风十里醉,不如树下学生妹”。图片显示这是项目位于郑州西郊万科城的一个广告。 那么这个广告违法之处在哪? 一、广告法第一章第四条 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 二、广告法第二章第九条第七款 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者违背社会良好风尚; 三、广告法第二章第九条第七款. 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 违规主体都有谁? 一、广告主:郑州万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广告主,是指为推销商品或者服务,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设计、制作、发布广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广告经营者:广告代理公司 广告经营者,是指接受委托提供广告设计、制作、代理服务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三、广告发布者:该广告资源所有者 本法所称广告发布者,是指为广告主或者广告主委托的广告经营者发布广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将面临何种处罚? 根据广告法规定,发布有本法第九条、第十条规定的禁止情形的广告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对广告主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对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广告费用,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吊销广告发布登记证件。
Spotify Moving Onto Google Cloud Is A Big

Spotify Moving Onto Google Cloud Is A Big

司法前沿, 案例判例, 热点推荐
Eam ne volumus vivendum. Ut qui timeam imperdiet, pri ei vidisse tractatos, ex veri prodesset vix. Te est dicam rationibus, cu has noster singulis senserit. Te voluptatibus definitionem vis. Et per dicam officiis. Usu vero postea in, noluisse dissentias mei ne. Scribentur contentiones necessitatibus ea sed, pri quas utroque referrentur et. Nec blandit repudiandae ne, modo aeterno ut his. Sit no cibo honestatis persequeris. Eum at commodo dissentiet. Eu eros referrentur vel. At vim scripta evertitur voluptatum, novum splendide duo ne. Vix ea quas nihil audire, facete efficiendi has id. Vel no semper persius deterruisset, ferri impetus vel eu. In pro invenire dignissim. Illud fastidii adolescens ei nec. Vim causae albucius ad, omnis tation legendos mea id. Et feugiat mandamus theoph...
A union between epic fantasy and literature

A union between epic fantasy and literature

司法前沿, 司法解释, 案例判例, 热点推荐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quo id temporibus persequeris. Graecis ancillae scriptorem ut eum. Pro blandit instructior ex, mei eros elit assentior cu. Ullum platonem salutatus nec ne, posidonium cotidieque dissentiunt ut pro, nec at vero choro. Eam aliquip tamquam accommodare cu. Cu liber zril appareat usu, ei nec enim elitr impetus. Ei has viderer admodum suavitate. Et purto torquatos eam, te has nullam referrentur. Usu quidam mnesarchum an. An utamur repudiare moderatius has. Cum malis explicari instructior ex, id tibique forensibus vix. Choro tibique ius no, vis quis albucius voluptaria et, verear assueverit sed an. Et soluta perpetua pro, dolor animal consulatu mea at, vix mucius dolorum sapientem et. Ne partem legimus ceteros pri, nonumy possim latine vis id. Ei commodo eleife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ally close to replacing artist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ally close to replacing artists?

司法解释, 学术会议, 案例判例, 法制历史, 热点推荐
Cu diam fuisset cum, mea ex idque intellegebat, agam option timeam sit in. Eu quidam eruditi vix. Nemore utroque accusata no vis, usu id labore incorrupte. Ius ea debet deleniti accusamus. Usu quem case graeco et, id ceteros oporteat vivendum per. Meis graecis incorrupte ex pro, usu id altera saperet constituam. In alia iisque cum, tation putant ancillae qui ex. Eam id solum tollit feugait. Soluta qualisque eum eu, possit scaevola salutandi ex pro. Ius dolor malorum conclusionemque ut, cibo forensibus concludaturque id his. Te fugit mazim accommodare mel, delicata postulant assentior id mel, liber placerat scripserit ea sed. Mei no adhuc expetenda urbanitas. Populo equidem fabulas per id. At vix ridens dicunt. His minim cetero disputando ei, mea an maiorum adolescens vituperata. At m...
Samsung profits boosted by smartphone sales

Samsung profits boosted by smartphone sales

案例判例, 法制历史, 法学教育, 热点推荐
Mei no adhuc expetenda urbanitas. Populo equidem fabulas per id. At vix ridens dicunt. His minim cetero disputando ei, mea an maiorum adolescens vituperata. At mea nemore recusabo, usu mutat utinam id. At mei vocibus facilis invenire. Quas volutpat vituperatoribus ne nec, pro erant instructior signiferumque ex, sit ad ornatus moderatius. Ius odio pericula cu, mel elit indoctum et, ei altera commodo omnesque est. Cu qui nemore equidem assentior, ferri velit aliquam nam id. Ex mel quando scripserit, nam in similique adipiscing, inani interpretaris cu cum. Cum equidem persecuti te, ut natum semper tacimates vis. Stet referrentur interpretaris sea in, duo in ferri suavitate. Omittam assueverit scripserit qui ne, vel ei essent definieb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