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五月 17

最高法:因红色经典产生报酬纠纷案 不得判令停演

中央芭蕾舞团关于红色娘子军版权问题

 

冯远征诉中央芭蕾舞团关于红色娘子军侵权问题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下发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正确审理涉及保护红色经典传承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纠纷案件,依法保护红色经典传承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教育和引导社会公众尤其是广大青少年自觉抵制“低俗、庸俗、媚俗”,抵制历史虚无主义,规范传播行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
通知指出,要充分认识保护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的重大意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年代、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和改革开放过程中诞生了大量的红色经典,涌现出了无数的英雄烈士,他们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是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其所承载的精神价值,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是全体中国人民共同的价值追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依法保护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就是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就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人民法院审判工作肩负的神圣使命和重大职责,是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的必然要求,必须旗帜鲜明毫不动摇地依法保护红色经典传承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要正确处理好保护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发展之间的关系,尊重历史,尊重经典,崇尚英雄烈士。通过审判工作,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族自豪感,坚定“四个自信”,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通知要求,要依法妥善审理好使用红色经典作品报酬纠纷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纠纷案件。在侵权认定、报酬计算和判令停止行为时,应当秉承尊重历史、尊重法律、尊重权利的原则,坚持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司法保护的利益衡平。为维护党和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对因使用红色经典作品产生的报酬纠纷案件,不得判令红色经典作品停止表演或者演出。在确定红色经典作品报酬时,要与其他商品化作品主要由市场决定交易价格和报酬的计算方法相区别,要综合考量红色经典作品的类型、实际表演或者演出情形以及演绎作品对红色经典作品使用比例等因素,同时充分考量创作红色经典时的特殊时代背景,从有利于传承红色经典和宣传英雄烈士光辉事迹的导向作用,酌情确定合理的报酬数额,防止简单化计算金钱给付。
通知要求,要切实保障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相关利益主体的诉讼权利。根据著作权法规定,红色经典作品的作者对原作品享有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上述人身权的保护期不受时间限制,其他人未经明确授权不得行使。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如果被侵权的红色经典作品的作者已经死亡而其利害关系人未提起诉讼,或者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被侵害而没有近亲属或者近亲属未提起诉讼,检察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机关和有关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予以受理。为保护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提起诉讼的当事人,缴纳诉讼费用确有困难申请减、缓、免交诉讼费用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通知强调,要依法正确界定红色经典诉讼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要依法正确界定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红色经典作品类型,并在此基础上准确认定不同的权利属性和类别。侵害著作权的,应当明确侵害人身权或者财产权的具体权利范围,如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以及获得报酬权等;侵害著作权相关权利的,应当明确侵害表演者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广播组织权等具体权利范围;对于违反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应当明确相应的权益内容。要充分发挥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审判“三合一”的机制优势,正确把握民事法律责任、行政法律责任以及刑事法律责任在法律适用上的差异,准确确定侵害相关权利所应当承担的民事、行政和刑事责任,不断提高对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司法保护的整体效能。
通知强调,要积极协同推进对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的司法保护工作。保护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需要全社会协同努力。对案件审理中遇到的重大疑难敏感问题,地方各级人民法院要深入调查研究,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制度作用,上级法院要加强对下级法院的业务指导,确保案件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结果既尊重历史、符合法律,又符合国情社情民意,充分彰显社会主义法治与德治相结合,努力实现办案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相关阅读:北京西城法院关于梁信诉中央芭蕾舞团侵害著作权纠纷案的情况说明

2018年1月2日,我院审理并正在执行阶段的梁信诉中央芭蕾舞团侵害著作权纠纷案引发网络关注。现对案件审理及执行情况说明如下:

2015年5月18日,我院就梁信诉中央芭蕾舞团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一审民事判决,判令中央芭蕾舞团就2003年6月后至判决前持续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未支付表演改编作品报酬的行为,赔偿梁信经济损失10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2万元,共计12万元;中央芭蕾舞团就其官网介绍涉案剧目《红色娘子军》时未给梁信署名的行为,向梁信书面赔礼道歉。

2015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中央芭蕾舞团未主动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法律义务。

2016年5月25日,我院受理梁信申请执行中央芭蕾舞团案。

2016年5月28日,我院依法向中央芭蕾舞团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并向其释明不履行的法律后果。

2016年6月13日,中央芭蕾舞团的工作人员向我院递交了执行程序委托代理手续,并称已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要求暂缓执行。

2017年10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了中央芭蕾舞团的再审申请。

2017年1月28日,梁信去世,其在生前留有公证遗嘱,所涉本案权益由其配偶殷淑敏继承。

2017年10月9日,殷淑敏向我院提起变更申请执行人申请。

2017年12月11日,我院作出执行裁定书变更殷淑敏为本案申请执行人。

2017年12月25日,该裁定发生法律效力。

2017年12月27日,我院向中央芭蕾舞团再次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要求其立即履行生效判决。中央芭蕾舞团收到执行通知书后,仍未履行。

2017年12月28日,我院依法扣划被执行人中央芭蕾舞团款项138763元(含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14763元、执行费1700元、案件受理费2300元)。鉴于中央芭蕾舞团尚未履行向梁信书面道歉的义务,我院将依法继续强制执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